永无乡

闭关ing,勾搭请移步微博@清欢潮生
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
【喻黄】回声 (一)

*破镜重圆梗,狗血预警

 昨天被屏蔽了,重发一遍


 

(一)

 

五月下旬已进入梅雨季节,天阴沉沉的,灰白的云层间裹足了水汽,低低地压在头顶。下班后,黄少天和李远一起去吃晚饭。两人走出规划院的大楼,湿热的潮气便一拥而上。

 

“怎么还不下雨啊?天气预报靠不靠谱?”黄少天扯了扯领口看天。

 

“晚上要下吧。”李远也不太确定。

 

“太热了,热死了,再这样我都想去住宾馆了。”黄少天家里的空调出了故障,这两天晚上睡觉简直是炼狱模式,一夜能醒三四次。躺在床上的感觉就像在蒸包子,热气腾腾,蒸熟一面再翻一面。

 

李远报以同情的目光:“你怎么没找人来修?”

 

“报修的时候我跟人说周末再来——”黄少天拖着长音,一脸生无可恋,“我当时为什么要那么说?我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凑合两天?为什么呢?”

 

想不通啊想不通,黄少天摇头。说话间已来到了商场门口,黄少天快步窜进楼内,顿时神清气爽,“呼”地长出一口气。

 

这家商场刚开业不久,顶楼是一整层的美食街,两人乘着扶梯上楼,黄少天倚着扶手,单手划拉着手机屏幕,查看着大众点评。

 

“哎,你看看,昨天张佳乐说的是不是这家店?”黄少天拍拍李远的肩膀,把手机递过去一点。

 

李远将头凑过来:“云南菜……应该是这家了。”

 

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,突然听见对面传来一声惊讶的“黄少?”

 

他应声抬起头,望向一旁的下行扶梯,猝不及防地和一双漆黑的眼睛四目交汇,立时愣在当场。

 

……喻文州。

 

商场顶灯的白光眩晕而刺目,黄少天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眼花,又眨了眨眼,才注意到喻文州的身旁,郑轩正对着自己招手。

 

哦,郑轩嘛,上个月才刚刚见过。熟悉的面孔将黄少天拉回了现实,惊雷在他的脑海中轰然炸响,眼前是一团绚烂的烟花飞溅。

 

喻文州回国了。

 

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,心脏好像倏然漏了下去,带着下坠的风声,跌进一片茫茫的棉絮间,空落落没有着力点。

 

世界在这一秒钟被抽空,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瞬间拉近得稀薄模糊,连骨骼都被大气压强挤压得生疼。黄少天的呼吸停顿了半拍,慢半拍的光和影寻到空隙蜂拥而入,以一个锐角切割进来,固执而界限分明地,将他们隔开在两边。

 

老旧的镜头缓慢地摇过来,逝去的点点光阴逐渐凝聚,变成一条浑浊厚重的江流,蜿蜒而静默地穿过他们二人,流向岁月的彼端。

 

待到黄少天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想冲对方点头示意时,电梯的传送带早已推着他们一上一下,将彼此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 

李远也看到了刚刚郑轩冲着这边招手:“黄少,你熟人?”

 

“啊,哦,认识。”黄少天将手机揣回裤兜,没有回头,跟李远一起迈步踏上地板,“以前的老同学。”

 

还有前男友。他在内心默默补充了一句。

 

 

 

吃饭的时候黄少天有点心不在焉,他嘴上同李远聊着天,实际上根本没经过大脑,心思早就游离到九霄云外。

 

在过去的几年里,黄少天曾不止一次设想过同喻文州再会的场景。他幻想他们相逢在宽敞明净的写字楼内,抑或者某个山清水秀的景区;幻想喻文州的脸上挂着疏离客套的微笑,又或者只是匆匆一瞥;幻想喻文州和他的言谈之间会是暗流涌动,还是如同老友般云淡风轻……他甚至想象过当喻文州有了新的恋人,同自己在某个街角相遇,他该露出怎样冷漠而高傲的神情走过他们身边,不分出一丝余光。

 

黄少天不知道世间的久别重逢该是什么样子,但他没有想到,就在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,在喧闹拥挤的商场中,他和喻文州会站在对向的扶梯上擦身而过——像是对他们过往的某种隐晦暗喻,拍进电影都会嫌画面寡淡得过分。

 

如同宇宙间的尘埃终于湮没了最后一丝光线,又或是大雨跌落,被湖面尽数倾吞。声音和光都渐次消泯于虚无,最后只剩下扶梯彼端的他们二人。

 

是这样的无声无息。

 

就连喻文州回国,黄少天竟然也没有听到一点风声。

 

当初分手的时候,他很果断地把喻文州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除了,连同电脑里的备份都被他翻出来,清理了个一干二净。那时他想得很清楚,就这样同喻文州一拍两散,最好一辈子不要再有什么交集。如果不是今天恰巧撞见,恐怕他到现在都对喻文州在国内的情况一无所知。想到喻文州已经不知在G市生活了多久,黄少天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

这顿晚饭黄少天吃得索然无味,他们点的是张佳乐力荐的家乡菜,但是黄少天根本没尝出什么好歹。

 

他的口味一直很挑剔,用张佳乐的话说,嘴刁得好比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。比如黄少天很少在外面的饭店里吃鱼,因为嫌饭店的鱼腥气太重。张佳乐某次和他一起吃饭,半信半疑地闻了好久,又喝了大半碗鱼汤,咂咂嘴一脸茫然说有吗?我觉得没有啊。虽然事后黄少天一直坚称是张佳乐味觉迟钝,但他挑嘴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

一定是张佳乐的品味有问题,黄少天又一次在内心无情地鄙薄了张佳乐的味觉。

 

 

 

回单位的路上,黄少天在路边摊买了盆多肉。这两天晚上他都留在公司,美其名曰加班,实则是在办公室蹭冷气。他将花盆摆在自己的办公桌边,感到室内总算增添了绿色的生气,遂划开手机相机满意地拍了张照片。

 

刚拍完照,屏幕上就蹦出一则来电,是郑轩打来的。郑轩是少数清楚喻文州和黄少天关系的人之一,也是喻文州的室友。后来喻文州出国读研,黄少天和郑轩都留在本校。两人虽不在同一个学院,关系却一直很好,工作后也始终保持着联系,时不时会出来聚一聚。

 

不出所料,郑轩是为喻文州的事打来的电话。他说,喻文州上个月底才刚刚回国,这也是自他回国以来郑轩第一次和他见面。没想到会碰见黄少天。

 

“我看你不太愿意提起文州,就没跟你讲。”郑轩说。

 

“没什么,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,真的。”黄少天倚着办公桌站着,一手戳着多肉的叶子,“我俩都分手这么久了。”

 

“那怎么行?万一哪天你不小心旧情复燃,还不得找我算账,我很怕麻烦的。”

 

“郑轩你怎么这么怂?”黄少天翻了个白眼,“我像是吃回头草的那种人吗?”

 

“对,你不像。”黄少天刚想夸郑轩慧眼识人,下一秒就听到电话那头说,“但是对方是喻文州啊。”

 

——砰,暴击。

 

“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邪,”黄少天捧心垂泪,“阿轩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居然叛变了!”

 

“我不是,我没有,我是清白的。”郑轩说着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:“等等,好像……我本来就是文州的室友啊?”

 

哦,对哦。黄少天也愣了愣,差点忘记这一茬。

 

“总之你心里有数就行。”黄少天隐约听见对面打了个呵欠,“先挂了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再说。”

 

 

 

第一章就被屏蔽了

 


 

tbc.

 


 


 

为什么你的名字像四月的蔷薇,

 

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如九月的江水。

 

——简媜《女儿红》

评论(12)
热度(1011)

© 永无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