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无乡

闭关ing,勾搭请移步微博@清欢潮生
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
【喻黄】回声 (九)


*

回G市的前夜,考察组的成员齐聚一堂吃了顿饭。

他们这群人平均年龄不过二十来岁,爱玩会玩的人很多。大家在一起同吃同住、共事了这么多天,相比初来乍到时都熟悉了许多。

黄少天自然是人群的中心之一。他为人率直仗义,又不拘小节,无论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,在酒席上也不例外,被大家撺掇着灌了不少,红的白的都有。

纵使黄少天酒量不错,也有点招架不住。打车回酒店的路上,胃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,好不容易撑到电梯上了楼,一进门就跑到洗手间里,弯腰吐了个稀里哗啦,连胆汁都跟着往上冒。

 

吐过之后就好受许多。黄少天扶着洗手台漱了漱口,又就着冷水洗了把脸,逐渐缓过劲儿来。他直起身退后一步,想要离开洗手间,脚下却有点发飘,踉跄着晃了晃身形。

后腰上有只手虚扶了他一把,黄少天抬起眼来,看到镜子里面,喻文州正站在他的身后。

目光对上,喻文州自然地松开手。黄少天却是一个哆嗦,酒意突然醒了大半。

他面无表情地和镜子里的喻文州对视着,两人谁也没说话,好像在互相较劲,先动的那方就输了一样。

黄少天盯着这张过分熟悉的脸,脑海里一下子涌现出无数关于这个人的片段。好的、坏的……那些尖锐的感情像刀子一样,随着血气在血管里翻涌。胸口激烈澎湃的感情排山倒海般压过来,一上头就克制不住。

他突然转身,一把拽过喻文州的领带去攫取他的唇。整个人气势千钧,带着一种激烈的、不顾一切的决绝。牙齿和牙齿磕碰到一起,喻文州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撞得倒退一步,却迅速反应过来,握着黄少天的手腕将他压到洗手台上,倾身吻了回去。

 

洗手台的边沿撞到黄少天的后腰,痛得他倒抽一口气,喻文州却没有停下。黄少天不甘示弱,泄愤般地进攻回去。他们唇舌交缠,用力撕咬着彼此,比起亲吻更像是在搏斗。

喻文州少有这么粗暴的时候,但此刻酒精和血液一齐往脑袋上涌,激得他太阳穴突突直跳。他像个在沙漠中行走太久的旅人,饥饿得难以忍受,只想放纵自己沉溺于身体最原始最本能的渴求——渴求一场暴雨的润泽,渴求黄少天的一切。

感官上的刺激使得黄少天很快硬了起来,与此同时,喻文州的裤子也明显鼓胀起一块,清晰地顶着他的下身。

他们分开一点,黄少天半闭着眼睛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。

他说,喻文州,我们做吧。



上车点我





第二天清早,黄少天是在喻文州的床上醒来的。

洗漱的时间比平时更长,待到黄少天终于从洗手间走出来,喻文州抬起头对上他的表情,心中忽然“咯噔”一下,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他突然想起当年,在那间狭小的宾馆里,黄少天对他说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那个时候黄少天脸上的神情也是这样的,平静的,仿佛长夜降临前将息的一丝光亮。

 

该来的终究要来。果然,黄少天走到他面前,冷静地开口。

“昨天晚上我没醉。”说着他抬眼看了一眼喻文州,直白而又不留余地地戳穿他,“我知道你也没醉。”

喻文州苦笑一下,没有否认。其实酒后乱性一类的借口无非是愿者上钩,黄少天有心拒绝他,这些套路就统统不起作用。

“这也没什么。”黄少天飞速地蹙了一下眉,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你想打炮可以直说,反正我也觉得爽。我们各取所需,互不相欠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薄唇抿起一条疏离的线,好像这些日子的相处都没能打动他,时光一瞬间回到了他们出差前,刚刚重逢的时候。

 

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的态度很明确,他想要的只是一夜情。喻文州尊重他,但他想给的却远远不止这么多。

那一次在酒吧,喻文州看到黄少天和女孩在一起时,他恍然意识到,其实他从来没有真正直面过他们分手的事实。或许是因为这三年都没有再见面,潜意识里,喻文州仍然认为黄少天是属于他的。

而事实却迎头给了他一记重锤。

那一幕让他忽然觉得,或许黄少天已经找到了更好的人,拥有了更新更好的生活。

直到他确认黄少天仍然单身的时候,一颗心才渐渐安定下来。没关系,喻文州对自己说,他不会再放开黄少天。

别人能给黄少天的,他只会给他更好的。

 

喻文州闭了闭眼,说:“我知道这个时候开口有些不合时宜,我不想让你误会我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想和你在一起。

“但是少天,我是真的想和你从头来过,你考虑一下。”

“算了吧。”黄少天直截了当打断他。

“我们已经试过一次了,”他垂眼盯着木地板上的纹路,说得很费力,但却清晰肯定,“最后也算是好聚好散。以后……以后就不要再有什么牵扯了。”

“不用这么急着拒绝我。”喻文州有些困难地笑了笑,声音轻柔,“你可以再想一想。”

不用想了,你难道不知道吗?我不会答应你的。

黄少天想这么说,但他看着喻文州的表情,却终究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

黄少天当然不是真的讨厌喻文州,他只是对意识到旧情难忘这件事的自己,感到尤为不能接受。

就像他对喻文州所说,分手的时候他们彼此都仍留有余地,何至于刚一见面便如此针锋相对。

不过是做给自己看的罢了。

在他没有再次遇到喻文州的时候,黄少天回忆起跟他在一起的时光,就像开了美化滤镜,想到更多的都是喻文州的好。

他幻想过很多次和喻文州的复合的场景,幻想他的手是如何抚慰自己,也幻想喻文州和他一起生活的种种未来。然而,当他和喻文州真正会面,当喻文州真正向他提出复合的时候,他却退缩了。

旧日的伤疤和失去对方的一千多日时光仿佛还横亘在他们之间。黄少天别无选择,唯有当断则断,了绝自己的最后一丝念想。

 

他双手交握,直视着喻文州的双眼,突然问道:“文州,你后悔吗?”

这是分开之后,黄少天第一次叫他“文州”。

喻文州望着他诚实的目光,沉默良久,终于轻轻地摇了摇头: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大概还是会做出同样的事情。”

从前年轻的时候,他们什么都没有,只凭着一腔孤勇,就敢孤身飞越整个太平洋。如同失明之人盲目乱撞,最后磕得头破血流。如今他们都已不再青涩,处事成熟、生活安定,却独独少了那一点勇气。

黄少天点了点头,仿佛毫不在意地说:“我没有后悔过和你在一起,我也从不后悔和你分手。

“但是有些经历,只要有过一次就够了。”

他再也不想,也没有勇气再去经历第二次。

 

“就这样吧。”

黄少天闭上眼,为他们之间的一切划上了一个休止符。

 

同喻文州在青溪这几天的相处好像一个偷来的梦境,梦里盛满旧时光一样温和而令人怀念的气息。他差一点就屈从于内心的诱惑,然而时间就如逝去的车轮,终究不会回头。

曾经的黄少天已经永远地停留在了过去,他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已经随着喻文州的离开,不可逆转地改变了。

再也寻不回来。

 

他转过身不再说话。

 

窗外,晨光熹微,新的一天来临了。

 

Tbc.

 



没有狂歌当哭的勇气,却在倒地时明心见性,

瞥见万里风沙之上,

有人沉腕拨镫,疾书一行字:

相忘于江湖。

——简媜《相忘于江湖》




评论(16)
热度(287)

© 永无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