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无乡

闭关ing,勾搭请移步微博@清欢潮生
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
【喻黄】春江花月(二)

 不长,大概六七章就能完结

前文走:(一)


(二)更随宵梦向吴洲

 

又过月余,喻文州已身处柳州城内。他熟谙黄少天的性格,知他当年一行必定先往中原而去,柳州恰是北上中原必经的第一座重镇,此处风物同苗寨大为迥异,依黄少天那喜好新奇事物的性子,多半会在城内逗留一段时日。

拿定主意,喻文州便在城内盘了间房子,暂住下来。他原本就带了不少盘缠,又懂得蛊医之法,谋生不成问题。行医之余,喻文州便试着去打探黄少天的行踪。

黄少天爱热闹,热闹的地方往往消息也灵通。然而事情毕竟过去太久,寻一个七年前的过路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任喻文州走遍了梨园茶坊,单是“惊梦”一折戏都听了三回,也还是无功而返。

喻文州对这种情况倒是早有预料。他原本便打算在柳州停留一个月,若期满还打听不到任何消息,就一路直奔洛阳城。黄少天自小听多了洛阳盛景,不论他去到哪里,总归都会到洛阳城看上一看。

就在喻文州已经打定主意,再过两日便动身离开的当口,他意外地得到了一点关于黄少天的消息。

 

那日喻文州自城南闹市而归,走过长街尽头的时候,恰逢夕阳西下,炊烟袅袅。他正想事情想得入神,忽听得路旁小贩吆喝竹串虾的声音,忆起黄少天一贯爱吃这些东西,不禁心下一动,走上前去。

小贩倒是自来熟得紧,见他不似本地人,便热络地同他攀谈起来,一来二去便问到了喻文州的来意,喻文州自然如实相告。他原本也只是随口一提黄少天的事情,哪想这小贩听后却惊异万分:“想不到您竟是那位大恩人的朋友!”

喻文州一怔,忙追问事情的始末,小贩道:

“实不相瞒,在下家中还有一个妹妹。七年前的一日,小妹上街去买油盐,回来的时候天色晚了些,不想竟被歹人拦在路上。幸而黄少侠途经此处,出手相救,将那歹徒扭送了官府,又将小妹护送回家中。黄少侠对小妹大恩,我一家人自是感激不尽,当下便邀了黄少侠过家中做客。席间黄少侠曾向我等打听过一些江湖门派的情形,说是要去拜师学艺。客官您也知道,我等平民百姓对江湖事所知不多,便只将几个大门派的传闻说与了黄少侠听。”

“不知所言是哪几个门派?”

“不过是中草堂、蓝溪阁、百花楼和嘉世山庄之列。客官也莫急,我话还没说完。黄少侠听过我等描述后,似是对那中草堂格外有意,又同我问起那门派的所在。说老实话,我也只听说中草堂在江北一带,具体的却是不知。那日当晚黄少侠便在我家中歇息了一夜,第二日一早便走水路往江北寻那中草堂去了。”

喻文州心下了然,他这一月来对江湖中事多少有所耳闻。中草堂原是医馆起家,后成为名满天下的大门派。喻文州精于苗疆蛊术,蛊术通医,黄少天自幼同他一起长大,耳濡目染之下,对医者自是颇多好感,去寻中草堂亦不足为怪。

喻文州谢过小贩,回到房中便着手收拾行囊。黄少天上中草堂拜师学艺绝非一两日能成,即便出外游历,也必定同师门有所联络。如无意外,等到了江北,应能探听到黄少天的下落。他此行原已做好了寻访多年而不得的准备,没料到竟如此顺利。

只是喻文州心头仍有一份隐忧萦绕不去。黄少天是什么样的人,当初他信誓旦旦说七年后便回到苗疆,又怎会轻易食言?纵然他真的再也不回头,也总该鸿雁传书,知会喻文州一声。若只是寻不到回乡的路也还罢了,喻文州最为担忧的,是黄少天的安危。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,想到从前那些离乡后再无音讯的先人,喻文州就觉得一颗心惴惴难安,辗转反侧难以成眠。

夜色如水,喻文州披了件长衫走到窗边,模糊的月色透过薄薄的窗纱漫到足前,似在昭示不甚明朗的前路。喻文州倚着窗棂,忍不住想:少天,你究竟在做些什么呢?

 

第二日一早,喻文州便乘水路往江北而去。航船行得缓慢,悠悠的水纹从日出一直荡到日落,又从日落荡到夜幕降临。

夜色中的水面漆黑一片,只有船灯的亮光倒映在水中。喻文州听着欸乃的摇橹声,在连绵不绝的缓缓摇晃中,逐渐跌进了水一般的睡意里。

这夜,他做了离乡之后的第一个梦。

 

梦里面他又一次回到了言笑无忧的少年时光。在那些闲来无事的午后,黄少天总喜欢拈一块荷叶糕,倚在案边缠着喻文州给他说故事。喻文州拗不过他,便去架子上挑一卷书,借着案头的晴光,把半册的传奇话本在一室的袅袅清香中娓娓道来。

百般的情节里,唯独那些刀光剑影的快意江湖,黄少天最是爱听。

喻文州早知道,黄少天的目光里看到的,是那姚魏盛开奇俊辈出的河洛中原,是春风不老烟雨满城的迢迢江南,是杏花疏影翡翠屠苏,是酒旗招摇下,他的剑和他的白马。

这檐牙低矮的孤陋干栏,终是留不住他。

他梦见黄少天临走的那一天,背着行囊牵着马来到他的面前。少年的身条颀长柔韧如院外的垂柳,眉间朗朗如星似月。他精神奕奕地对喻文州道:“文州,我和你约好啦,我去中原游历七年,七年之后,我一定回来寻你!”

七年。

一个七年不回头的浪子,谁能相信他终会去而复返呢?可喻文州还是如一贯盈笑望着他,点头应道:“好,我等着你。”

 

tbc.


评论(6)
热度(129)

© 永无乡 | Powered by LOFTER